88必发娱乐网 > 西游之顽石传说 > 第七十九章 皆白

第七十九章 皆白

    随着尘埃散尽,斧边人的真容也终于显露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那人身上穿着一件短袖麻衣,头上系着一条青色的发带,长相平平无奇,身后还背着一把斧头。

    正是月界的吴刚。

    似乎是有些赶的缘故,他的两鬓的碎发有些凌乱,额头上还沁出了一层薄汗。

    贪狼见长枪被毁,心中泛起一丝怒意。

    只见他双目一横,怒视吴刚,厉声喝道:“尔是何人,胆敢阻我天庭平叛?”

    吴刚回头,那三百头狼的背影在他眼中余下一个个小黑点。

    他静静的等了一会,待那许多黑点在他眼中消失,方才回过头来,扫了贪狼一眼。

    “吴刚。”

    吴刚道出自己的名字,一面俯身握住身旁的斧炳,把斧头拿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问的是你的出处,哪个要晓得你的名字!”

    吴刚直接无视贪狼,抬起头四下张望。

    他的视线停在破军和苏生两人身上,看见苏生那被长戈贯穿的身体,神情微微一凛。

    吴刚将身后的斧头也拿下来,双手各握着一把斧头,迈着缓慢的步子穿过大半的天军阵营,闲庭信步一般走到破军面前。

    途中的天兵皆为吴刚身上那股冷冽的气势所迫,没有一人敢上前阻拦。

    贪狼想要出手,却被匆匆赶来的文曲抱住,动弹不得,愤懑不已。

    吴刚与破军平静对视,两人中间还夹着一个苏生,场面有些突兀。

    吴刚率先开口,斧头指着身前的苏生,说道:“把他交给我!”

    破军紧盯着吴刚的脸,故作镇定的说道:“我不知道阁下到底从何而来,又是受何人指使,但阁下应该清楚,和天庭作对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!”

    “我不怎么清楚!”

    吴刚其实说了一句实话,他是确实是不清楚的,但是在破军看来,这便是对天庭对神族赤裸裸的挑衅了。

    破军冷冷说道:“还望阁下慎言!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你把他交给我,有那么难吗?”

    破军神色变冷,回道:“抱歉,不行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是我天庭的敌人!”

    破军转动手中的长戈,一瞬间便搅碎了苏生的五脏六腑,吴刚甚至连阻止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是北斗第一人——摇光破军,临危不惧,杀伐果断。

    “啊~”

    苏生低吼了一声,喉咙里仿佛燃烧着一团火焰,猛地一口鲜血喷出,大半飞溅到了破军的脸上。

    破军松开长戈,苏生的身体瞬间向后倒去,吴刚松开一把斧头,单手将他拖住。

    苏生的气息微弱,脸色惨白,他死死抓住吴刚的手臂,焦急的问道:“他……他们逃走了吗?”

    “逃走了!”

    苏生闻言,胸中长舒了一口气,脸上漾起一层不自然的红晕,双臂无力的垂下来。

    余愿已了,于是死志顿生。

    吴刚看着苏生说道:“我可以救你?”

    苏生轻轻一笑,问道:“你是谁?为何要帮我狼族?”

    “我叫吴刚,从月上而来。”

    “您是月神吗?”

    苏生淡淡问道,脸上却不见多少狂热,他本就与大多数狼族不同。

    “不是,她想亲自下界,被我拦住了,我觉得下面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不安全!咳咳!”

    苏生轻笑道,嘴里又咳出两口血来,五脏尽毁,他快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吴刚察觉不妙,看着苏生,很认真的说:“我真的可以救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苏生望着着漫山遍野的狼族尸体,望着被狼族的血染红的大地,茫然若失。

    “可我活着又能做什么呢?”他呢喃自语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吴刚回答他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呵呵呵呵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老二,你整日看这些人族的书做甚?有这功夫,还不如去修炼一会!”

    狼三一掌朝他的后背拍过去,他没有防备,整个人倒向身前的书桌,差点打翻案前的烛火。

    他直起身子,他手中书的放下,先正了正头上冠,然后才把头转过去。

    刚想冲着狼三发怒,却见身后站着六人,都促狭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不禁有些羞恼,轻咳了两声,摆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:“你们懂什么,想要让我狼族长治久安,百代不衰,这些人族书里的政策谋略才是关键!”

    他举起案上的一本书,在狼一狼二他们眼前晃来晃去。

    “若是靠你们瞎搞?必然是要国之将倾的!”

    狼三笑道:“老二,你哪学来的这些话,我咋听不懂呢?”

    狼二不理他,捧起书桌上一张写着字的纸,斜觑狼三他们两眼。

    狼三问道:“老二,你那纸上面写着啥?”

    “苏生!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给自己取得人名——苏生,你们瞧瞧,一片儒雅之气傲然与纸上!”

    狼二把纸在他们面前摊开,白纸写着两个刚健有力的大字——苏生!笔力老道,却是练了很久。

    “老大,‘卤鸭’是个啥意思?”狼三凑到狼一的身边问道。

    狼一眉头一皱,不确定的说道:“‘如鸭’啊,难道是说像鸭子?”

    狼二的周围顿时想起了愉悦的笑声。

    狼二整张脸涨的通红,怒吼道:“什么像鸭,你们才像鸭!”

    闻言,一群家伙笑得更开心了。

    “哼!一群匹夫,难怪书上都说,‘古来圣贤皆寂寞’!”苏生拂袖道。

    狼三笑着撺掇众人,“走走走,让他一个人寂寞去,我们去喝酒!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!”

    苏生狼二看着他们走远,叹了口气,又拿起书,细细品读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生回忆起从前,感慨万分。

    “古、来、圣、贤、皆……寂寞!又谁知百无一用是‘苏生’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……咳~咳!哈哈!”

    苏生仰天长笑,口中不时吐出血来,鲜血更是不断从伤口处往外涌。

    吴刚看着苏生说:“我不是很懂,但是我想,活着总比死了好些!”

    “再者说,她许我下来,我总得做点什么。”

    苏生把脸侧到一旁,声音愈发的虚弱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救!”

    吴刚把手腕在斧刃上轻轻一划,凑到苏生的嘴边,滚烫的血液流进苏生的喉咙,犹如灵活跳动的精灵,钻进他身体中的每一处骨骼脉络血肉中,带来无穷尽的生命力。

    苏生的身体发出耀眼的白光,之后变作一只皮毛如雪的白狼。

    除了雪白的皮毛,这头狼整体上都显得很普通,不高不矮,不胖不瘦,不健壮也不瘦弱。

    总之,气质上和吴刚惊人的相似,普通中又透着不平凡。

    吴刚平静说道:“既然你在下界无事,便同我一起回月界吧!”

    “呜呜~”白狼点头。

    吴刚瞧着苏生如今的模样,不禁皱眉,他低头想了会说道:“只是,她似乎不太喜欢狼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变成个兔子如何?反正都是白毛!”吴刚提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