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8必发娱乐网 > 杀死男主角 > 第190章:还能怎么办

第190章:还能怎么办

    展陶在匡稷的木屋住了半月,等不来人,他略作收拾便离开了。牧小枝下落不明,很容易想到此事与圣后相关,是报复么?手段未免卑劣了些,展陶倒不担心小妹性命安危,多半是作为要挟。既然圣后不肯亲自现身,展陶只得主动去了。也没有同教宗知会一声,想来更多是劝阻的声音,如此一来不如不听。

    和人世不同,天国皇城更多保有了古建筑特色,关口哨岗一应俱全,入城口就在前边了,排查极为严格,禁品很多。展陶有些头疼,他不确定能不能顺利入关,带着这样的愁绪,他忽然止住了步子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这了?”那雀跃的劲儿,不掩饰地表现在形色上,两人太熟了,展陶没必要去避嫌。

    眨巴眨巴眼睛,那人一脸平常道,“这儿是我家,我回家探亲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展陶转念一想,这话在理,严格来说,应当葵里沙问他才对。

    “怎么笑得没心没肺的。”葵里沙棕褐色的瞳仁里,有盈盈笑意,像是一汪清澈温润的春水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,高兴呗。”展陶咧嘴笑道。

    两人约着在城外吃饭,资源浩劫的年代,吃的是干巴巴的粥饭冷蔬,展陶是习惯了,葵里沙兴致不高,扒了几口后,“啪”一下摔了筷子。

    “不吃了,什么糟心玩意。”葵里沙忿忿道。

    展陶瞅了她几眼,有太多想问的,以至不知从何问起。最后,话题还是落在了【电子通道】上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在通道内自由穿梭?”展陶夹了块咸菜,不咸不淡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能。”葵里沙白了展陶一眼道,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放弃吧,【电子通道】的界定范围和指向都是固定的。”

    “换句话来说,【电子通道】的用途为两种,一,向地球输送天族人民。二,从地球抽取洁净生命能源。”

    展陶摇头,不认同道,“那如何解释现在的你,以及身处天国的我?”

    “【电子通道】的设计者,考虑到了种族迁移失败引致的撤回问题,所以一手研发了通道补充装置。”葵里沙语气轻快道,“装置奏效,但有不小的风险。”

    天晓得这句不小的风险有何含义,当得知葵里沙为了这事动用补充装置时,教宗差点气疯了。

    “异族使用通道的后果是,被通道排异清除。”葵里沙悠悠看着展陶道,“确实,你能活着来到天国是个奇迹,但这种奇迹绝不会发生第二次。”

    展陶见葵里沙态度坚决,不好继续就这问题深入探究,他刻意转移到另一关心的话题道,“联盟还好么?莉莉周那小妮子还好吧?”

    提到此事,葵里沙重重地说了一句,“不好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群龙无首,异乡人开帮结社,联邦难以自保,你说好不好?”

    DF入驻国展厅,刚小有起色,作为掌舵人的展陶就下落不明了,这事确实有点过分,可他也不想啊!

    展陶叹了口气,见他那股酸腐样,葵里沙不爽地问了句,“你妹呢?”

    这直白听起来像是句骂人的话,可展陶却有些心酸,看葵里沙的眼神,也多了几分失落。听完展陶的讲述,葵里沙沉寂了一会儿,作为爱好诗歌,时而文艺恬静,时而杀伐果断的究极矛盾体,葵里沙很快分析出结论。

    “你落了圈套,被人坑了。”

    当事人的时候看不穿,事后还不明白,那就是真迂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难道不觉得你现在的行为……很愚蠢?”葵里沙看着展陶的眼睛,很认真地问道,“你有没有想过,这一系列的铺垫,究竟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展陶开始回忆,从踏临天国,到东坡先生之死,再到润君皇子和小桃进入视线,再到其后的匡稷之死、小桃之死……

    死人只是手段,绝不是目的。

    葵里沙继续道,“在此之前,闻人蔚早已权倾朝野多年,她一心排除异己,于是一手派驻了绝境长城远征军,替他清扫了边境各异族。她的野心不止于此,天国面临资源浩劫,她不愿江山消陨,便一心殖民转移。可是,这过程没法在短时间内完成,转移需要时间,殖民也需要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说这是一个布好的局,那么我该如何去破呢?”展陶面露困惑,这是他一直苦苦思索的问题。

    葵里沙眼睛亮亮地看着他,“我永远不会告诉你答案。”

    展陶忽然意识到,葵里沙与他并非同一族类,饶是他们曾经同属一个阵营,可本质上而言,他不能要求她帮助更多。即便就教宗的立场而言,他更多的也是为教徒族人考虑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看过了?”展陶有意换一个轻松些的话题。

    “没,还没来得及。”葵里沙摇头,莫名结巴了一下,她的紧张很短暂,“你得陪我一起回去。”

    国教大祭司,教宗之女回归,这对国教全教上下而言,都是件普教同庆的大乐事。放皇城里,葵里沙的身份是不折不扣的公主,甚至实质意义上更高。这是精神层面的信仰,在大祭司缓缓走上圣光大殿时,所有炽烈的目光,都落在了她的身上,有仰慕,有迷恋,也有无限的崇拜与热爱。她驱散了教徒们心灵上惴惴不安的阴霾,她安然坐在教宗身畔,表情庄严高贵。

    展陶在下边木然地望着,不同于面部表情,他脑中的思绪很活跃,不断切换着或身着便服,与自己惬意闲谈,或流仙素衣裹身,肃穆号令群臣的画面。

    哪个是真实的她?

    展陶当然希望是前者,可他也很清醒地知道,很多年的很多年,葵里沙一直在过后者这样的生活。与她而言,那才是真正的她。

    展陶有些失落,但他不想展露出来,他恢复了一些冷静,想明白了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他杀了小桃,润君要杀他,可平息了这么长一段时日,为什么?

    或许,是寻到了替代品?

    国教的情报渠道很强大,展陶得知了小妹身处之地,却也收到了一个不幸的讯息。连葵里沙都朝他投去了同情的目光,道,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展陶嘴角抽了抽,反问道,“还能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抢婚呗!”